经济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刊
     
   
     
  第08版:周末杂谈 上一版3  
 
标题导航
返回经济网首页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
   
上一版3 2013年7月28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
小人物的 痴与梦
□ 陈莹莹

我们每个人小小的梦想,才构成了这个社会最现实也最朴素的大梦想。

很多人认识欧亨利,是因为课本里一篇情节跌宕、结局出于意料的《警察和赞美诗》。他擅长刻画小人物,因为独特的诙谐和对现实的洞察而被人誉为“美国生活的幽默百科全书”。

最近重读欧亨利的短篇小说,越看越觉得,从这些距离我们已有一个多世纪的作品中,单独拎出一个人物放到现在,也一样鲜活动人——追求艺术梦想却在现实中受挫的年轻伴侣、拮据却爱幻想的女打字员,想嫁金龟婿的女侍者、忙到忘了自己结婚的股票经纪人、因为岁月消磨失去激情不断争吵的夫妇……

有一篇《爱的奉献》,妻子德丽雅为了让丈夫继续学业,骗他说自己在富人区教钢琴,其实却在一家洗衣店里找了一份熨衬衫的活儿,最后被丈夫在偶然中撞见。这个情节,被原封不动地搬到了最近热映的电影《中国合伙人》当中。

追逐梦想、追逐爱情、渴望地位、渴望成功,最打动人的,无非是每个小人物身上的“痴”心。欧亨利正是放大了凡人身上的这种“痴”——他们的小贪婪、小心眼、对生活的无奈、对爱人善意的欺骗、不求回报的付出,能够让人跨越一个多世纪找到共鸣。一部伟大的作品总是能折射一个时代,但让作品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却往往是鲜活的小人物。这些小人物可以是你,也可以是我,因为展现的共通人性,让人跨越时空找到了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
这或许可以理解,在最近热播的一档选秀节目中,一旦出现某个大角色,网民的舆论为什么几乎一边倒。“你是著名乐团的主唱了,为什么还要来参加?”“你已经是某选秀节目的全国总冠军了,为什么还要来分一杯羹?”“你是发了好几张唱片的流行女歌手,何必到这样一个平民舞台作秀呢?”

要求不一样、标准不一样,归根结底是因为心态不一样:因为你们不是和我们一样的小人物。即便这些参赛的名选手也是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步奋斗上去的,但已经洗脚上田的你们,终究比不上我们光脚丫的兄弟情感。几轮淘汰赛后,剩下的选手全部是之前无名的“纯草根”。说到底,我们乐见平凡人创造的奇迹,愿意分享小人物“逆袭”的故事。

正是掌握了这种心理,美国的电影总有一种平民英雄情结,而韩剧的女一号则大多是“灰姑娘”。小人物的痴与梦,开始被重视、被分析、被消费。

今年众多的选秀节目中,崔健的老歌《一无所有》一再被翻唱:“我要给你我的追求,还有我的自由,可你却总是笑我,一无所有。”而另一位摇滚歌手汪峰,这些年被贴上了“励志”的标签,那首脍炙人口的《春天里》唱到:“没有信用卡没有她,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。”既切合了人们追忆的心理,又符合更多的奋斗中人们的现状。

更多的人开始俯下身段、讲述小人物的故事。地产商潘石屹说,妻子负责给员工讲资本市场的运作,他自己则以从甘肃天水走出来的农村孩子的身份谈幼时放羊的经历。

《中国合伙人》的导演陈可辛说得实在:100个有梦想的人里面最幸运的只有一个人,但是我们是为了另外那99个达不到梦想的人服务的,所以我们需要看这样一部电影。我不会骗你说努力就会成功,但起码你努力了不会后悔。

这是奋斗的故事,成长的故事,爱情的故事,每个人的故事。

不管是欧亨利、陈可辛还是潘石屹,都需要小人物。因为我们才是他们的听众、观众和消费者。我们每个人小小的梦想,才构成了这个社会最现实也最朴素的大梦想。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